人与蟾

  人与蟾

  深夜一个穿着普通的中年男子独自走在月光晦暗寂静无人的郊外小路上。忽见路边横卧一只灰色巨蟾双目前视一动不动。中年男子好奇之下便问道“夜深人静晚风清寒。蟾兄怎么不在家里陪着老婆孩子而是跑到这无人的小路上晃荡来了”

  巨蟾凸起的黑眼咕噜一转似有所感唉声叹气地说道“别提了我本是大湖之滨的一只黑眶蟾蜍家有一妻一女一家三口幸福无间的生活在一起。原以为一生可以这样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可是没想到有一天附近突然来了一帮人个个身着西装礼服手拿图纸对着周边指指点点说说笑笑没过一会就走了。后来过了几天就有一行车队来到这里东挖西掘铲凸填凹轰鸣巨响声震百里只把我们一家三口折腾地上吐下泻。我的老婆孩子更是不幸被挖掘机砸中成了无妄亡魂。我幸亏从附近的一条小河逃了出来才保全一命。如今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陌生之地同类不肯接纳我也就算了还要时刻面对来自捕蟾人的威胁。我的命真是苦啊”

  巨蟾声泪俱下地述说着往事好似久经人世的耄耋老人。我听了也有些动容背后的双手也不禁颤抖了几分。

  巨蟾继续说道“人类从来都不喜欢我们认为我们是丑八怪。白天我们不敢出来只好夜晚独自出来觅食。对了你这个人类怎么也大晚上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

  听到巨蟾询问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地说道“虽然我是人你是虫但我们的境遇还真有些相似。”

  “相似怎么说”

  “我曾经住在这座城市东边的一个小村庄里也有老婆孩子生活也是衣食无忧。后来城市规划要修路其中正好有一条从我家屋子经过。村里的领导多次来到我家商谈拆迁事宜。可是他们给的补偿数目太少我没有答应几经商谈我们都没有达成一致。后来工期渐近开发商竟然公然强拆我们无能为力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居住多年的房子在推土机的蹂躏下变得残破不全最后变成一堆瓦砾。虽然我们得到了一些补偿但远远不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所用。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在四处奔走告访希望能得到公平对待但是根本没人理我。如今我们一家人住在这郊区的一所简陋的房子里。生活也很苦啊。”

  “同是天涯沦落人呀”巨蟾听了中年男子的一番遭遇不禁慨然长叹。一人一虫在这昏暗的灯光下一立一俯一阵冷风吹来给这燥热的夏夜莫名带来了一股寒意。

  巨蟾抖了一下肥胖的身子向中年男子脚边一跳问道“既然你生活这么窘迫那你如何养活你的妻子孩子呢

  中年男子不禁向后退了退身后的双手也握得更加紧了支支吾吾地回道“我现在白天只能打一些零工养活家人平常都是在工地干一些苦力活。”

  “哦那很辛苦啊。”巨蟾又为中年男子的悲惨遭遇长叹了一番。突然只听巨蟾歪着脑袋疑惑道“那你白天工作晚上干嘛呢对了你还没说你晚上出来干什么”

  中年男子面色一紧似有不忍只见他咬咬牙面色忽然变得冷漠起来阴森森地说道“我夜晚专门出来‘补偿’。”

  “补偿什么补偿不是别人补偿你吗”巨蟾充满疑惑不解地问道。

  “不是‘补偿’是‘捕蟾’捕捉你们这些有药用价值的蟾蜍不然我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中年男子毫无表情地说着身后的双手也同时动了起来。

  “什么你是¨¨¨捕蟾者”巨蟾大吃一惊话还未说完只见它后腿撑起欲跳向身旁的草丛中。可是却已经晚了中年男子藏在身后的网兜已经先行一步套住了它。不管巨蟾如何挣扎也是无济于事只能等待它即将到来的命运。中年男子熟练地用网兜将它装进了袋子里无论巨蟾如何破口辱骂还是苦苦哀求他都充耳不闻。

  中年男子手拿网兜拎着袋子继续走在深夜无人的小路上。月光下他的影子时而清楚时而模糊路边的水沟里不时传来一片蛙鸣¨¨¨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人与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