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是爹妈父母养

  谁都是爹妈父母养

  你能不能……把这些东西,还给那些应聘的孩子们?

  经过半年的准备,我在深圳开的第一家设计公司终于开张了。但由于资金紧缺,一时很难招到精英型的人才,因此很多事情只能是亲力亲为。

  在开业的第二个月,我就遇到了一件让我欢喜让我忧的事情。像我的这个小小的家庭装修设计公司,在深圳可谓是多如牛毛,因此在接到一笔二十多个别墅的装修设计业务后,我不得不小心行事,同时也开始为难:客户要求提供十多个设计方案以供选择,但是到哪里找这么些设计高手来完成这批订单啊?公司真正能设计的,也就我和小军两个人,在这么短时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么多设计方案的。那怎么办?要知道,就目前公司的实力,也根本无法请得起太多设计人员。

  好在助手小军相当得力,我把困难一说,他就给我出了个绝妙的点子——招聘员工!

  我不解地看着他,他猜到我的疑惑,狡黠地一笑,说:这其实也是很多设计公司通常用的手段,用咱们的行话说,也叫国际惯例吧。不过其实这也是最省钱的做法。我们以招聘设计人员为幌子,把设计业务打散,作为应聘考题让他们去完成。这样,我们不仅得到很多的设计方案,优中选优,同时还省下了聘用员工的工资。当然了,把这批设计业务应付过去,我们以招聘不合格为由,把他们打发走就成。

  我一想,也行,创业艰难,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招聘工作顺利地进行着,我们果然收到了很多不错的设计方案,让我这个老前辈也惊叹不已。老实说,如果不是公司实力不济,我还真想从中招几个精英型人才呢。不过我还是留了一手,留下了其中几位最出色人员的详细通讯方式,以备以后不时之需。

  我们把设计方案送到客户那儿后,心情很爽,毕竟一大笔资金到账了。但回到公司,看到一大叠招聘材料,想到自己的这些设计成果、自己的这笔收益,却是来自这些无名的应聘者,心里也颇有些内疚。

  我找了个大大的纸箱子把这些应聘材料装起来,和小军抬着往楼下走,准备扔到垃圾桶。这时走过来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问我们:能把这些给我吗?多好的一箱纸,能卖不少钱呢。

  原来是每天给我们这幢楼打扫卫生的童阿姨。童阿姨为人很好,有时还帮我擦洗小车呢。于是我爽快地把这箱纸给了她。

  这本来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一件事情,可到了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童阿姨居然扛着那箱招聘材料闯进了我的办公室。我不解地看着她,刚想发问,却见童阿姨恳求道:你能不能……把这些东西,还给那些应聘的孩子们?

  这我就更不解了,忙问为什么?童阿姨说:唉,你是知道的,我老公死得早,又要养孩子,生活非常困难,所以很感谢你们经常把公司的报纸呀、饮料瓶呀送给我。虽然换的钱不多,但也够孩子买好多参考书了。今年,我的孩子也毕业出来找工作了。这才发现找工作真的不容易。就说那些招聘材料吧,要一张张排好打印好,还要贴上彩色放大的相片,最后,还要用好看的文件夹来包装。算下来,一个得十多二十块钱呢。你看你给我的这些东西,都是人家孩子来你这儿应聘时投递的吧?谁都是爹妈父母养,准备这些东西,还不是这些孩子的爹妈出的钱啊?你说我把它们当废纸卖了,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呀。说得重一点,真的是作孽呀……所以我想求你,能不能把这些东西原封不动退给人家?也就打个电话的事儿,或者邮寄出去也行。人家下次找工作,还能派上用场不是?

  一席话,说得我两眼发直,后背直流汗。不错,从大学校园走向社会,我当过公司的秘书,也做过推销员,曲曲折折的,也遇到过很多尴尬甚至丢脸的场面,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难堪,内心居然有一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

  谁都是爹妈父母养……可我,我又做了什么呢?让人家白白给我打工,还以招聘的方式,让人家充满希望,这不是欺骗,又是什么?

  看着童阿姨善良的目光,我收回了这箱应聘材料。

  晚上躺在床上,我心里很乱。说得通俗一点,我这种做法,其实和偷窃人家的劳动果实没什么区别,更加恶劣的是,我还以招聘这样堂而皇之的理由去做这件事情。我开始睡不着了,于是给助手小军打了个电话:你明天让那几个应聘的设计人员来上班吧,名单在我的办公桌上,上面有通讯方式。尽管公司现在困难一些,但也确实需要有真才实学的人。再说了,谁不是爹妈父母养的,我们不能昧了良心啊。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谁都是爹妈父母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